风雅婺源

春分时节,婺源县“最美古村落”的名声打得正响,也正值油菜花开放的最佳时节。单看图片就令人神往。于是,和朋友决定南下。
我们在繁星闪耀的夜晚启程,我的内心充满期待和澎湃,带着些许担忧,难以入眠。车辆穿梭在沉默如谜的隧道里,闭着的双眼仍然感知到隧道内忽明忽暗的光线。十三个小时的车程实在让人觉得疲惫不堪。次日清晨,太阳一点一点跳脱出来,把星星收进口袋,我这才得以看见车窗外群山绵延不绝,被树木和时光覆盖成浓绿的一片。
 
在婺源,最值得去的地方是江岭。江岭的油菜花从山顶一直平铺到山谷下。游客非常多,去往油菜花海的路上车辆拥堵十分严重。无奈,我们只能徒步走到花海。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,在山谷下远望呈梯田状的清香宜人的油菜花,如同铺在坦荡大地上的地毯,连绵成海,掩映在青山绿水与徽派乡村之中,“世界为之清新诗意”。置身于约有一人高的花丛中,蜂蝶时而曼舞其间。和朋友沿着梯田向上走,走走停停,拍照打闹,一直到高处的观景台。俯瞰整个梯田——金黄的花野似乎在与挂在南方天空上的太阳比赛谁的颜色更加耀眼;微风袭来,娇艳的花也倾倒在风中,花丛中拍照的姑娘的长发也被拂起,唇边的笑意更浓;还有我们随油菜花在风中摇曳而漾起的心。
 
自江岭游玩过后,便又去往一处古村落。粉墙黛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累积着岁月的沉淀,披着满身风雨,静静的站在温厚的阳光里。双手抚过墙壁上斑斑驳驳的印记,都是时间流逝的证据和光阴的重量。青石板路承接着脚步的轻响,在巷弄里的抬头只看到窄窄的一道蔚蓝苍穹,香樟树的清香充斥在空气里。路旁出售纪念品的小商贩高声叫卖着自己的货物,樟木制品、茶叶、小吃等等;住户人家的人们坐在大门口,端着碗筷看着游客好奇的端详他们生活的村子,说说笑笑留念拍照。村子外围是一条清澈的河。河面平静无痕如镜,对岸树木的倒影清晰的映入眼帘。小竹排上的船夫高声吟唱当地的民歌,歌声和竹筏一起推开水面的波纹,与飞鸟一起,灵动原本静谧的村落。
返程时已是傍晚,天地间被悄悄地笼罩上一层薄雾,浓云蔽日,只可看见夕阳在云层后面透出的曚昽的微光。油菜花在青山碧水的环绕下比残存一丝微热的太阳更加温暖人心。第一次偶遇这样的黄昏,回想起来觉得有些感动——旅行之后的满足和对故乡的思念全都融化在温热的风景里。
我想,旅行的意义,大概就是在变幻莫测的风景里酣畅淋漓。